他高三第一次月考600多名高考前3个月刷100来套题最后考取清华

肖振宇同学系我校2019届高三最优秀毕业生代表之一,入选广东省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集训队,现就读于清华大学。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有大格局的人,优秀的父母给孩子做了很好的表率,同样就读于深中、学业同样耀眼的妹妹和他相互促进,良好的家教让他学会了总是替大家着想,替班级着想。能长期默默主动地为一些有困难的同学提供帮助,对班级事务充满热情。高三班级拔河比赛,作为我们班的“中流砥柱”,将拔河绳索系在自己腰间,竭尽全力怒吼拼搏,最后带领班级进入决赛的形象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省队集训回归后,能很快投入高考备考,并在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在这个过程中他成长良多。他还有很强的责任心,只要交给他的事情,他一定尽力完成。坚信厚积薄发的他,随着年龄的增长,综合能力的不断提升,定能创造更多的惊喜!

仍记得初中入学第一次考试,百余人的整体体系中,我排到了第45名,以至于期中考试时被安排在第二考场的第三个座位。不甘心的我经历了半个学期的努力,终于有幸考入前42名,进了第一考场。在整体体系,我体会了原来成绩排名可以如此剧烈的波动,某次期中考试的第三名,在期末考试可能变成第一百名;也是在整体体系,让我知道了原来第一名和最后一名相比,可能只差二十分。

在高一参加高中数学联赛,结果只有我一人“荣获”省三等奖,而其他同学都分别获得了省一、二等奖。到了高二,看着身边同学一个个拿到了省一等奖,而我却仅仅拿了一个省二等奖,虽说相较一年前有所进步,但我心中不免有些沮丧,对自己继续学习数学竞赛产生了怀疑:

我只剩下一次参加高中数学联赛的机会,若是没有把握拿到优秀的成绩,那高中三年的努力将化为一场空;高考方向的知识留下许多漏洞,我将难以在高考复习的道路上取得优秀的成绩。我因此一度陷入绝望之中。

姚亮、王坤、吴边、金春来等几位教练悉心指导我,他们对我的知识结构进行细致分析,告诉我认真学一年还有机会,帮助我重新找回了希望和努力的方向。我在高二联赛结束后的几个月内快速地查缺补漏,夯实了原本不扎实的基础,我的一试成绩也因此有了较大的提高。到了高二下学期,王老师、吴老师每天为我们挑选一些不同难度的习题,让我们进行深入的思考,锻炼大家的思维能力,每周进行限时的模拟测试,以提升我们的解题能力。

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我与几位同学整天都在C403教室,一同思考,一同讨论题目;也清晰地记得空调的冰凉和门窗的炎热形成温差而凝结的水雾……

那是一个疯狂而又无忧无虑的夏天,我们每天只用想着做题、思考、讨论,其他琐事一概不理,与教室外的多彩生活从此隔绝,真正体会到了“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感觉。

九月的高中联赛很快来临,最后一次参加高中数学联赛的我们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大家不免有些慌张。考试前一天晚上,在广州的酒店里,教练们为大家加油鼓劲,调整大家的心态,让大家保持最好的状态参加考试。幸运的是,我在高联中发挥不错,进入冬令营,并顺利拿到了清华大学降一本线录取的优惠条件。

然而可惜的是,在后来强手如林的冬令营中发挥失常,没能更上层楼,为我的竞赛生涯留下了一些遗憾。

十一月,冬令营结束后,我再一次回到西校区投入高考复习中。妈妈常对我说,人生若是没经历过高考,一定是一大遗憾。然而刚刚进入高考复习模式的我,却难以感受到高考的魅力。由于长时间没有接触高考方面的知识,我所有科目的基础都十分薄弱,知识体系可谓千疮百孔,不用说考试考得差,就连上课有时都难以跟上老师的节奏。

除了高三的刷题生活,高三可爱的老师们也是令人难忘的。听说高三班主任是李绍明老师之后,我一度有些不安。以往听说过李老师非常严厉,坊间传闻更是将他的严厉程度妖魔化。考完联赛后,曾有几日回校上课,李老师要求极为严格,他希望我们班成绩能够一起提高,学校要求七点十五分到校,到了李老师口中则变成了七点十分到班。

然而这一句句话背后,实际上也流露着他对我们的关心与爱。同学们可能没有察觉到,李老师从开始认真严肃甚至有些生气地呵斥“什么东西”,到二三轮复习时笑着骂一两句“猴孩子”,神色有着极大的转变,对我们的爱已是溢于言表。李老师的悉心教导,不仅令我的高考英语成绩有所提高,对后来大学的英语学习也有极大的帮助。

李老师不仅教会我们如何学习,更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如何与人打交道,他不仅是一位老师,也更像是我们的一位严父,让我们走上人生正确的道路。

高三的其他老师也同样令人尊敬,儒雅随和的刘艳平老师,擅长整理题目的张建强老师,经常讲述人生哲理的罗吉祥老师,我欠了她不少“犯傻费”的廖晶晶老师,还有“常年与高考物理打交道”、热爱跑步的陈特,老师们不论是在课上还是课下,都给予了我们许许多多的帮助,为同学们的学习付出了许多心血,这些老师们都是最可爱的人。

我从高三九月的第一次月考全校排名六百多名,到第二次月考的四百八十名,再到后来四校联考的三百八十名,我一直没有放弃,我清楚地认识到我知识体系的漏洞,我努力地修补,努力地向前。第二学期的深一模,我进入了学校前三百名——二百九十名,到深二模时,已经是全校一百名上下。对于一些优秀的同学来说,这可能没有什么,但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是从无到有的飞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