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高考倒计时223天】来得及你可以!

我在近时,偶然和一个名叫山田毓太郎的巡查相识。有一天,他说明天不是值日,一定请过来,殷勤地催促,我于是便在那天的下午一点钟左右去访山田巡查。

小器作铺的楼上的一间房,是他的住室。从作场旁边走上急而且狭的楼梯,当面便放着炭篓。皮靴像蝦蟆似的睡在角落里,一枝粗的棍子竖在旁边看守着,这大约便是行杖罢。

“呀,来了么?请这边坐,请!”他说着急忙站起,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垫子,抛在长火炉的那边。

“喝一杯罢!倘若已经吃过饭,单喝酒罢,这酒决不是那些喝了会到头里来的酒呀。”

我接了酒杯,放在膳台上。这房间确是狭小,却收拾得很整齐。一个悬挂的壁橱突出 在房子里,纸屏上都是补缀,壁上涂抹得很脏,席子乌黑,纸窗也熏昏了,确是很龌龊的房间,但到处都打扫得很干净。

窗下是一张短几,右边一个书箱,横边是长火炉,并排放着膳台,靠右手的壁是衣箱食橱,都是旧的,却都很清洁。烟草盆,点心盒,茶叶瓶,盖碗,书帙,都适宜地整齐地排着,书箱上放着三四个盆栽的小花盆。

“哈哈哈,也不能算是喜欢清洁,这是我的脾气,是不大好的脾气,别人做的事情总是不中意,所以很窘哩。一切都是自己动手做……”

“的确是这样,所以家乡里虽然有老婆在那里,却不去叫,因为一个人也并不觉得什么不便。”

“有夫人在那里么?那么,也不必甘心过这样独身者的寂寞生活罢。还有,小孩呢?”

“小孩也有。有一个五岁的男孩。但是,总还是一个人更舒服。”一面独酌着说,“只是我不叫妻子来,原来也还有别的理由。”

“虽然不知道有怎样的理由,但我想既然有了妻子,却不享一家团圆的快乐,总不是正当罢?你不觉得寂寞么?”

“不,并不是全不觉得寂寞,我也时常回去,妻也时常来的呵。乘了火车,一天里可以来回,正是便当的世间呵。”

膳台上拉杂地摆着煮豆、青鱼子、橘子、醋乌贼之类。挂在柱上的花瓶里,插着聊以塞责的松枝。冬天的日脚已经倾斜,正射着西窗。主人的脸红了,眼睛迷蒙的,到底是正月的情景。

“的确还是一个人更为快活。——趁热吃一杯罢——而且我本不是自己愿意娶妻的。偶然被一处人家要去做赘婿,倘若不是这样,至今还是独身罢。第一件,做了巡查,想养活妻子,享受快乐,是不大容易的把戏。”

“但是将夫人放在乡间,费用还是要的,可不是一样么?不必再推托了,住在一处罢。夫人也是可怜呵。”

“哈哈哈,你倒很是孝妻哩。其实就是我也何尝不爱我的妻呢,但是,在乡间还有一点财产,而且父母也还在,所以伊住在那边,倒是两边都方便的事情。像我这样,实在是当作一种游戏,才干着这个职业。倘若厌倦了,便放了手回到乡间去,还不至于没有饭吃呢。”

“真是很舒服!所以酒也是这样的从石崎整桶的买来,咽咽地喝下去。至于菜馆里的混成酒,那可是要不得了。”

“如何?请拿出一点隐艺来罢。我么?我是全然无艺的,只有饮了则眠,便即睡着罢了。”他这样说,眼睛迷迷蒙蒙的,确有点渴睡的样子。

从书桌抽斗里拿出五六张仿佛是草稿的东西,将其中的一张放在我的面前。原来是一篇汉文,题曰《题警察法》。

“夫警察之法,以无事为至,”他用了一种声调,摇着身子,将汉文朗诵起来,“治事次之。——如何?”

“以无功为尽,立功次之,故——如何?——故日夜奔走而治事,千辛万苦而立功者,非上之上者也。——最上之法,非在治事,非在立功,常视于无形,听于无声,以制其机先。故无事而自治,无功而自成,是所谓为于易为,而治于易治者也。——如何,是名论罢?——是故善尽警察之道者,无功名,无治迹,神机妙道,存乎其人,愚者所不能解也。子曰,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文章虽然拙,主意如何?”

“神机妙道,存乎其人,愚者所不能解也么,哈哈哈。”他说了很得意。“先喝了酒,养足了精神,以制其机先罢。如何,趁热再喝一杯?”

“诗么?有的。说是有的,未免太威严了;叫作幼学便览成绩的,却有两三打在这里。”他拿出四五张巻在格纸上的稿子给我看,却又说道:

“不,给你看了很见笑,我来吟一两首罢。《春夜偶成》——朦胧烟月下,一醉对花眠;风冷梦惊觉,飞红埋枕边。——如何?”他将身子左右摇动,又将《春夜偶成》重吟一遍。

“好罢,”他翻着草稿,随后突然吟道:“故山好景久相违,斗米官游未悟非,杜宇呼醒名利梦,声声复唤不如归。——哈哈,终于说出本怀来了。”

“哈哈哈,”山田巡查也笑了,随即闭了眼睛,也并不想念着什么,茫然地坐着。他已经半分睡着了。

我暂时静静地等着,但叫醒他也觉得对不起,便悄悄地站起来,走出房外去。我对于这巡查,觉得完全中意了。

A.山田虽有父母妻儿,却热衷于独居生活,所以把当巡查这个职业当作好玩的游戏,并以此摆脱家庭给他带来的束缚。

B.《题警察法》以文载道,其“善尽警察之道者,无功名,无治迹”,与《逍遥游》中“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意思相近。

C.巡查醉酒时吟诵诗文流露的真实心境,与他对“别人做的事总是不中意”、工作或回乡两可的“悟彻”是不一致的。

D.“我对于这巡查,觉得完全中意了”,“我”中意的是:通过与他交谈,听他朗诵作品,“我”认同了他的生活方式。

A.靴像“蝦蟆”和棍子“看守”,以比喻和拟人的手法,描写了山田巡查的工作装备,暗示了巡查工作的辛劳。

B.巡查住室狭小、龌龊,但收拾得很整洁,还有盆栽和插着松枝的花瓶,通过环境对比表现人物对生活的追求。

C.小说以人物之间的对话展开情节,随着话题的深入,巡查丰富的内心世界得到展现,小说的主题也得以凸显。

D.小说以拜访山田巡查为中心事件,以酒后随意交流为主要内容,情节单一,节奏舒缓,但意蕴深厚,耐人寻味。

8.①身份:住室的逼仄,蝦蟆似的皮靴,行杖是根粗棍,表现巡查是一个处在社会低层、生活窘迫的警察;

②推动情节发展:喝酒对人物情绪有推动作用,小说情节因人物情绪的变化得以展开。

③凸显人物形象:人物的个性在喝酒中得到展现,巡查是一个怀才不遇、愁绪满怀、愤世嫉俗、思乡情浓的人,被“我”了解。

④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为什么邀请的是“我”,酒醒后的情绪如何,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

A.因果关系不成立。根据“其实就是我也何尝不爱我的妻呢,但是,在乡间还有一点财产,而且父母也还在,所以伊住在那边,倒是两边都方便的事情。像我这样,实在是当作一种游戏,才干着这个职业。倘若厌倦了,便放了手回到乡间去,还不至于没有饭吃呢”可知,山田确实把当巡查这个职业当作好玩的游戏,但不是因为“山田虽有父母妻儿,却热衷于独居生活”,这样做的目的也不是想“摆脱家庭给他带来的束缚”,而是一种生活打算。

C.巡警的诗文流露出他的孤傲和他对自在、有情趣生活的追求,他对“别人做的事总是不中意”表现他的孤傲,工作或回乡两可的“悟彻”表现他对自在、有情趣生活的追求,因此表现出来的心境是一致的。

D.“认同了他的生活方式”错误,文中通过对巡查的真正了解,“我”中意的是巡查的人品和才学。

A.“暗示了巡查工作的辛劳”错误,对工作装备的描写暗示的是巡查生活的窘迫,而不是“巡查工作的辛劳”。

根据“小器作铺的楼上的一间房,是他的住室。从作场旁边走上急而且狭的楼梯,当面便放着炭篓。皮靴像蝦蟆似的睡在角落里,一枝粗的棍子竖在旁边看守着,这大约便是行杖罢”可知,作者通过巡查的生活环境等从侧面表现表现巡查是一个处在社会低层、生活窘迫的警察。

根据“有一天,他说明天不是值日,一定请过来,殷勤地催促”可知,不值日的日子,巡查急切的想找“我”喝酒闲聊,以此表现巡查生活落拓,孤独寂寞和孤傲;

根据“从书桌抽斗里拿出五六张仿佛是草稿的东西,将其中的一张放在我的面前。原来是一篇汉文,题曰《题警察法》”和“诗么?有的。说是有的,未免太威严了;叫作幼学便览成绩的,却有两三打在这里”可知,巡查有才,具有较高的文学素养。

从文章的整体结构分析,文章的开头写巡查对“我”约酒;接着写“我”到巡查住所拜访,在巡查的住所与巡查喝酒;在喝酒的过程中巡查和“我”深入交谈,交代了巡查的生活,表现了巡查的性格特点。可见,喝酒是全文的线索,贯穿全文,人物活动的展现是由喝酒贯穿的。

从对小说的情节方面的作用角度分析,当“我”到达巡查的住所时,“他正在饮酒,已经是略有醉意的时分了”,这使他容易敞开心扉,于是他介绍了自己“喜欢清洁”的性格特点;之后巡查由介绍自己“天生的独身者的脾气”,介绍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接着“主人从搁在专卖特许的风炉上的铁壶里,取出暖酒瓶来,接续说道” ……二人的话题都是在喝酒的背景下展开的,也是酒的作用,让彼此的交谈越来越深入。可见,喝酒对人物情绪有推动作用,小说情节因人物情绪的变化得以展开。

从对塑造人物的作用角度分析,在喝酒的过程中,巡查交代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交代了自己窘迫的生活;之后,巡查拿出并诵读自己用汉文写成的《题警察法》和诗歌,从字里行间能透露出巡查的才情。可见喝酒凸显了人物的个性,突出巡查是一个怀才不遇、愁绪满怀、愤世嫉俗、思乡情浓的人。

从艺术效果角度分析,巡查这样一个怀才不遇、愁绪满怀、愤世嫉俗、思乡情浓的人为什么把喝酒的目标锁定在“我”的身上,一个基本独居的巡查除了喝酒还会做些什么,酒醒后的情绪如何等,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让读者去思考生活的真谛。

【每日打卡】为了梦想,为了更好地坚持,今日起,高考语文每日一题开启打卡模式,小伙伴儿们,速度一起来参与吧,每天做完题点下方写留言处写下你的做题次数或答题体验,让更多人见证你的进步。天天坚持打卡的同学,也许会收获意外的惊喜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